百年党史 德清红韵| 莫干山的中共秘密交通站

阅读次数:23  发布时间:2021-03-29 10:10:58

    学史明理、学史增信、学史崇德、学史力行。”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为树立正确党史观,大力发扬红色传统、传承红色基因,德清县委组织部联合县委党史研究室推出《百年党史 德清红韵》专栏,激励全县党员学党史、悟思想、办实事、开新局!

    浙西特委在驻武德期间,曾先后在庾村、莫干山建立两个交通站和一个秘密联络站。地下交通站是中国共产党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用于各级党组织之间以及地方党组织与我党领导的抗日武装部队之间的联系渠道,主要任务是传递各级党组织的指示(文件、书报)、掩护(迎送)身负重要使命的各级党政军领导干部、侦查与传送日伪军各种活动情报为制定作战行动方案提供依据等工作。


▲浙西特委庾村交通站——葛杜乔馄饨店

    1939年6月,中共浙西特委从於潜鹤村迁到武康莫干山脚下的庾村。为了便于和浙西各县进行秘密联络,同年冬,特委在莫干山上的荫山街和山下的庾村分别建立了地下交通站。庾村交通站以劳岭支部书记葛杜乔开在庾村的馄饨店为掩护,并由他担任交通员。荫山街交通站建在莫干山荫山街翁正火的箍桶店内,交通员翁大毛,主要负责与庾村交通站的联络工作。地下交通站具体负责迎送干部往来、传递情报、供给膳宿等工作,以加强特委与所属各县的联系。经过地下交通站一段时间的工作,浙西特委与浙西各地的党员取得了联系,并按活动范围确定了党的工作负责人。期间,葛杜乔等交通员也多次成功递送党的情报、为来往特委的人员带路,起到了保护党组织和党员干部的重要作用。

    19409月,中共浙西特委交给庾村交通站一份紧急情报,要求及时送到崇德县洲泉(现属桐乡市)交通站。葛杜乔接到任务后,扮成卖扫帚的小贩,把情报用油纸包好放进一把扫帚柄里,连夜越过敌人的重重哨岗,赶到洲泉交通站。此时,洲泉交通站的党员因提前得知敌人搜捕消息而已撤离,但浙西特委尚未得知消息。葛杜乔进门后见有陌生人便意识到情况异常,他刚要转身出门,便被一个伪警拦截盘问和搜身。因搜身无果,伪警放了葛杜乔。但他走出不远,街上就响起了警哨和喊“捉土匪”声。局面一度变得混乱。为保护党的机密,葛杜乔趁乱取出藏于扫帚柄内的情报吞入腹中,接着立即跳进路边的粪坑,以茅草遮头隐藏起来,直到下半夜才冒着生命危险爬出粪坑赶回庾村,向特委汇报洲泉交通站已遭破坏的情况。特委立即采取措施,组织各地党组织隐蔽转移,党的组织才得以避免更多的损失。

▲葛杜乔

    1941年皖南事变后,国民党当局疯狂逮捕共产党员,各地党组织均受到了很大损失。浙西特委为了斗争的需要,在莫干山黄庙上首86号洋房建立了中共浙西特委86号秘密联络站,并抽调了新任委员、原吴兴县委书记汤池为该站负责人,另调双林区委书记郑可耀和特委秘书骆静婉为工作人员。其任务是掩护特委,负责浙西各县的联络,同时解决来莫干山向特委汇报工作人员的膳宿和掩护工作。与此同时,中央东南局和中共浙江省委取得联系后,在莫干山屋脊头553号洋房内建立了东南局政治交通站,由刘烈人和彭可玉(中共党员)担任政治交通员,负责与省委联络,传递各种情报,护送浙江党内高级干部赴延安培训等工作。

    1941年5月,浙西的反共逆流更加猖獗,余杭、长兴、安吉等地党组织先后被破坏。618日,荫山街交通站的交通员翁大毛在天目山执行任务时被国民党省政府浙西行署逮捕,在严刑审讯下出卖了党组织,泄露了特委机关以及东南局政治交通员刘烈人的驻地情况。浙西行署即命国民党武康县政府按址查缉。幸运的是,这个消息被浙西特委庾村交通站葛杜乔之妻包素贞从庾村情报组长查振远之妻口中得知:“明天早上,对莫干山实行大包围,把共产党员都抓住……”葛杜乔获悉后,连夜上山将此消息告知浙西特委书记顾玉良。顾玉良等人迅即藏好文件、枪支,在党员邵钦怀的帮助下,趁大雾撤离了莫干山140号,安全到达长兴和平。然而,国民党武康县政府和国民党莫干山警卫队依据国民党浙西行署的安排,在搜查553号洋房时逮捕了刘烈人的妻子彭可玉,随后又发现并逮捕了86号秘密联络站内的汤池、郑可耀和於潜中心县委妇女部长许斐然。中共浙西特委86号秘密联络站也因此被破坏。

    由于浙西形势不断恶化,加以武德县委的领导人因工作需要分别调往别处,武德地区的地下交通站也随即暂停活动。中共浙西特委驻地在莫干山期间,莫干山的地下交通站和交通员根据特定时期自身承载的历史使命,为浙西特委了解浙西各县情况、联络和指导浙西各县工作,保护浙西地区的党组织和党员干部作出了重要贡献。